您的位置: 新闻 >本文

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

发布时间:2020-07-27 18:07:46   来源:    作者: 匿名  
导语: 本文是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"的内容介绍

北京顺义水坡艺术区遭遇强拆,近日几乎与北京反弹疫情一样,不但迅速在网上火爆刷屏外,还在当地及业界引起强烈反响。

涉事一方高丽营镇政府,很快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镇政府被指失信玩变脸,并被当事人一方告上法庭。

最有看点的是,评论说镇政府叫板区政府,触碰到法律底线和组织原则!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,不知其任性底气究竟在哪里?

换言之,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,没叫停镇政府违规强拆?其形同虚设的司法窘态,让吃瓜的群众也疑虑不已:

莫非这里是“法外之地”?或者其中另有“难言之隐”?

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、吊诡的拆除

“法律必须被信仰,否则它将形同虚设”,这是一直被业界力捧的热词。水坡艺术区的强拆问题,避免不了让人浮想联翩。

“想不到类似的尴尬情形,会发生在首善之区北京!”

因为有区政府的法律认定,起初大家以为不会拆除了。出乎意料的是,镇政府随后便逆势而行,“把法律和区政府都撂一边了。”

尤其是6月19日这一天,艺术区最终“被强拆”了,让一切都定格、激化和不可调和,尽管事情自有缘起及来龙去脉。

至于顺义区政府作出的《行政复议决定书》(顺正复字[2019]350号),为何让高丽营镇政府视若不见?答案也许只有镇政府自己知道。

代表艺术区申请复议的,是一个叫郑兴宝的企业主。其因不服高丽营镇政府的《限期拆除决定书》,请求顺义区政府撤销其不当决定。

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

区政府支持了郑兴宝的意见。

这对他及合伙人陈逸青、苌正花、尹燕秋等,都是莫大的宽慰。如果镇政府就此打住,事情也许会到此为止。

出乎意外的是,镇政府仍要将拆迁进行到底。并且在“两会”关键期间,前往艺术区高调宣称:继续拆除!

所有人都不明白,不知镇政府何去何从?既不向法院申请行政诉讼,也不因复议决定叫停拆除。剧情由此起承转合、跌宕彼伏。

拆除进入倒计时!

“艺术区是“农耕地”、“大棚房”;

“区复议只是走走形式,不影响我们最终拆除!”

“我们拆我们的,你们告你们的去……”

镇政府的一系列说法,让郑兴宝、陈逸青不能接受,又让艺术家们诟病与吐嘈。镇土地科一负责人还说:“这是市政府的统一行动。”

言下之意,貌似是“专项行动!”

事情有些吊诡。如果市里统一指令,区政府却浑然不知?

事态有些扑朔迷离,连郑兴宝都茫然:“我只是一个商人,因招商引资而来。十几年合作了,这时就违法了?”

苌正花也无奈地说:“生意人讲规矩,政府做事也要守信用。”

陈逸青、尹燕秋觉得,他们为艺术区殚精竭虑,功不可没。

“在高丽营镇,我倾注了所有”,郑兴宝痛楚地说:“结果是‘乘兴来、败兴归’,总不能‘一拆了之、一走了之!’”

他们都心有千结,让人牵着鼻子走,还背上“戴罪之身”!所有的合作,都是按程序来,经过村镇同意,甚至是他们一手操办的。

“就算是‘替罪羊’,也不至于成祭品”,艺术家们也百思不得其解:拆除艺术区当天,隔壁还大兴土木呢!

陈逸青、尹燕秋也直言:“在高丽营辖区内,许多在建房、该拆不拆的房,又该怎么解释呢?”

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谁之过?

追忆似水年华,郑兴宝几乎历历在目。

为了拆除的事,他还在拘留所蹲了一个月,取保候审达一年之久。

与他一样感同身受的,自然还有苌正花、陈逸青、尹燕秋。

他们几乎同病相怜,均被顺义刑警传讯过。至今都不明白,为什么要这样?更不知咋理论、去哪讨说法儿?

包括艺术家们,大家都很同情他们。残酷的现实,让他们六神无主。他们眼看着,艺术区被夷为平地。

一切俱往矣。

曾经,他们一道奋斗过来,让艺术区从小到大、从默默无闻到名声日隆,逐步成了气候,甚至成为业界风向标。  

尤其让艺术家们“爱不释手”、视这里为“最后的精神家园。”

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,这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成就。

他们与政府一度“蜜月传情”,成为当地文化小镇一大亮点。甚至各级政府,都拿艺术区当政绩。

让郑兴宝欣慰的是,由当初做家具产业,到后来转型升级,最终定位文化创意,某种意义上,也是一次华丽的转身。

这一转,成就“一个艺术区”,塑造“一个艺术景观”。

因与陈逸青、尹燕秋合作,共同创建一座“精神高地”。

如今的拆毁与残局,让人情何以堪?

艺术家那里,他们曾经朝夕相处,如今“一损俱损、一荣俱荣”:

在北京因强拆,雕塑家高孝午再搬家就是第三次了;装置艺术家邵译农也是第九次搬家;行为艺术家刘勃麟,就像他的“隐形”作品一样,这次却在身体力行中,做了一次真正的行为艺术……

最让人心酸的是,通晓“诗书画印摄”的夏天公,来这里刚刚一年时间。从设计到装修情深意切,未及“赏玩翰墨、品茗论道”,无奈就要告别他的“畅庵”,再难寻觅那份“大自在”了。

其他艺术家们,何尝不是如此。

这一切,都是拆除惹的祸!今与昔,谁之过?

所有的人事风物,都从2019年12月27日那一天开始改变,镇政府一纸《限期拆除决定书》,从此打破了这里的和谐与宁静。

时光与岁月、理想与愿景,又在2020年6月18日这一天被人为终止;直到2020年6月19日这一天被彻底“休止”:

艺术家无奈撤离、镇政府强行拆除艺术区。

孕育理想的艺术区,就此不了了之。一切都被完全改写与改变。

北京水坡艺术区遭强拆政府行政复议形同虚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、是与非

6月18日下午,政府提前进场,还宣称房子已经被政府没收了。

艺术家们的“艺术生活”,至此“被无情碾压、现场一片狼籍。”

几乎所有艺术家在当天晚上,无不经历一个难耐的不眠之夜。

6月19日一大早,顺义水坡艺术区,在轰隆的铲车破坏下,就这样“被倒掉”了。疫情下的“非常艺术”,几乎无可名状。

艺术界为之震惊,不仅是叹息被掩埋的艺术。

与其它违建不同的是,都知道这里不该拆除,结果还是拆除没“商量”!纵有建设用地土地证这个“出生证”,“行政复议”这个“护身符”,最终也没有避免厄运的发生。

法律救不了艺术,“艺术”又如何诠释法律?

关于“以刑代政”,坊间更有质疑,多指有“以权代法”之嫌,存疑者不一而足:

苌正花、尹燕秋、陈逸青三人,还“侥幸”在24小时内释放,郑兴宝却被刑事拘留一个月,并被冠之“非法占用耕地罪”!

有不少法律界人士,对其间定罪量情格外不解,即郑兴宝被解除取保候审时,为何以“非法占用耕地案”终结呢?

个中的微妙转换,加之一些无厘头说词,令他们如坠五里云烟……如今,所有夹生问题,都和“拆除”一起被湮埋。

当天,某艺术家朋友圈说:“北京疫情还没结束,一些人忙着强拆艺术区,只有行政命令没有法律约束,对文化艺术的藐视和无理,它就发生在北京顺义高丽营镇,它就发生在阳光之下。”

这位艺术家提出一个尖锐问题:“已经21世纪20年代了,地方政府朝令夕改,违拆强拆仍然畅行无阻,造成巨大资源浪费和社会撕裂。”听起来着实令人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、历史遗憾

艺术和现实之间,有很多纠结的话题。

往小处上说,就如郑兴宝、陈逸青的困惑一样:

自己手上拥有与村里签订的协议,土地使用权既有村里的意见,还有镇政府的鉴定与支持。如今咋就成了违法用地呢?

还有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,村土地建设用地权用证,历史事实都明摆在那里,如今怎么就成了违建用房呢?

艺术区用地是在原乡敬老院旧址上翻建而成,并且由当时乡、村两级人员帮忙翻建,镇政府何以移花接木成“违建”呢?

所谓的“大棚房”,大棚房又在何处呢?而关于“大棚房”,北京市政府有严格界定。镇政府“移花接木”,意欲何为?

甚至在高丽营镇辖区内,又有多少违建及新建房?有多少该拆未拆的违建房?镇政府敢说不知道吗?又为何要选择性执法呢?

如此等等,让人有种“卸磨杀驴”的凄凉,眼前的“剧终式”处境,也让人如候鸟般的迁徙他乡,让大家走在无可名状的路上。

这也许是北京市被拆房屋中,特殊中的特殊、唯一中的唯一。

艺术家们没有躲过这一劫,尤其是陈逸青这位“前锋”,虽然不遗余力地奋然挽救,结果也没绕过“宿命”的必然。

这或许是北京艺术区的“集体宿命”,虽然一切都过去了。

话又说回来,艺术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成分。眼前的现实,岂不是一种现实反讽与历史倒退吗?

如果艺术区拆除不是偶然,某种意义上看来,则更像是实实在在的“当下”及现实版的“活教材”。同时也说明其中会“另有文章”!

“高丽营镇政府的拆违行为,无疑成了类似问题的最好注脚。”问题的关键是:“这里若不是法外之地,是谁让子弹任性的飞呢?。”

虽然艺术区没有了,艺术家们都还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五、说法儿

    6月19日这一天,在艺术家们的心目中,已然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“殉难日”。

曾经的光荣与梦想,曾经的“精神家园”,刹那间毁于一旦,永远消失在水坡村的记忆里。

最难堪的是陈逸青、尹燕秋,他们要面对所有的艺术家。尽管艺术家们也理解他们,就象他们也理解郑兴宝一样。

他们亏的是一个园区。尤其是尹燕秋,醉心艺术却牺牲了艺术,因为,她把艺术区当成了理想。

他们至今都不明白:是谁以权代法,要动这块“飞地”的“奶酪”?

他们认为,镇政府反倒涉嫌违法拆除。但在局外人看来,行政复议形同虚设,挡不住他们拆除的步伐。

上一级政府也约束不了他们,这是什么样的傲慢与偏见呢?

评论说,他们的诉求,不但是维护行政复议的严肃性,更是对镇政府违法拆违的反证。

如今看来,即便艺术区已经被拆成废墟,他们也希望:

凡事都有因果,一切都要有个说法。

因为,没有一个冬天,是不可逾越的。

何况,拆除艺术区的日子,已是北京的六月天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六、题外话

在文章就要结束时,想到国务院7月3号召开的事关土地整治的会议,其规格之高前所未有,进而也给外界许多信息。

比如,分管相关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出席、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也出席,尤其中央纪委副书记、国家监委主任杨晓渡参会,就格外引人注目!而这样的会议、这样的高规格更属罕见。

    有权威人士解读,这说明农村乱占耕地建房这事儿,可能出现官员不作为,或乱作为,或损害农民利益的情况,抑或有官员有利益纠葛。这些问题怎么办?

杨晓渡明确表示:纪委将参与行动,严查!

而对这次专项整治的具体要求,也有许多亮点令人期待:

1、整治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,要讲求方式方法,把握好工作重点和节奏。(这是提醒地方官员,切忌出现山东合村并居那样,搞得全国沸沸扬扬,自媒体上批评之声一边倒)。

2、要抓紧摸清情况、查清底数,科学制定方案,从实际出发,分步整治、分类处置存量问题。(说白了,要尊重历史、以人为本,在分清历史问题和新问题的基础上,该补办手续的补办手续,该能拆的要拆,能腾的要腾,但不能出问题)。

3、要依法依规整治,使各项工作于法有据,确保不留后遗症。(这很明确,各级部门和地方政府要讲规矩,凡事要于法有据,依法行政,既要稳妥解决问题,又不能留下后遗症,否则,该问责就会问责)。

4、要完善政策措施,切实保障农民合理的建房需求,保护农民切身利益。(堵的同时,要疏,也就是说,农民合理的建房需求要满足,不能一刀切,更不能像山东合村并居,北京拆天际线那样,把好经念歪,弄得满城风雨,民众怨声载道)。

以上内容,立此存照。希望水坡艺术区拆除事件,能够“鉴

于往事,有资于治道”,成为相关方面的“资治通鉴”。


本文网址:http://cqjjpx.com/news/733629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价

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有用

20

来自广东省梅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内容正在审核中……

20

来自河北省沙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vlog!!!

20

来自黑龙江省北安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哈哈哈哈 开心就好

20

来自辽宁省沈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来啦!!

20